鹤羽

极度无聊,欢迎勾搭。
吃喻黄/瑞樱
全职乙女也喜欢
最喜欢大小姐啦!
日常发小甜饼!

关于我们班的派对打算出演全职同人这件事的碎碎念③

可以不用点进来的,整篇文都是我的碎碎念。

为什么沐橙的选角那么难。

其实,我们班里的XHY长得很像沐橙的,只是,她有女朋友了。(不要在意这个,小姐姐是百合)

虽然演小品女主和她跟别的女生交往不冲突,但是,和她交往的那个女生的控制欲太强,而且看不得她受一点伤。

我记得上次,那个演喻文州的LH,和XHY传了一周的绯闻,然后那姑娘就火了,星期五放学后当众打了LH。

现在和XHY搭戏的叶修扮演者YR,我真的很担心他。

虽然剧本里没有什么沐橙和叶修的亲密的戏,但我还是很担心,毕竟他扮演的是叶修,是男主。

我上次和那姑娘说了YR扮演叶修的事,她竟然对我说“我觉得YR不适合演叶修,我挺适合的。你觉得呢?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适合演叶修?那你就把剧本打印一份,明天给我吧。”

呵呵呵,一连串的话,不让我有回答的机会。

这还是个问句吗?

而且你顶着一张张新杰的脸,和我说要演叶修?

呵呵呵,我也是很无奈了。

而且你们班在我们上音乐课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她竟然一脸真诚地说“我可以翘课的。”

我……我当时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小姐姐,为了一个小品就要翘课,你至于吗?

她竟然答道“为了我媳妇儿,都至于。”

果然,情侣们的世界,我们单身狗不懂。

然后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

结果她缠了我三天。

这娃子的毅力也忒好了点儿吧。

我的内心近乎崩溃。

最近几天,我每天都是十点多睡的。

修改剧本里的漏洞,和演员搭戏,还有试图劝告那姑娘。

真的真的,很累很累。

最累的是昨天。

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昨天没发文。

我去了XHY家,因为是第二次去,而且上次去还是在好几个月前,我就不记得路了。

我克服了极大的心理障碍之后,找了那姑娘带路。

真的,那姑娘开始碎碎念之后真的很烦。

我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终于到了XHY的家,可我突然发现,XHY是同时邀请了两个节目成员来这里排练的!

所以,我听烦了《纸短情长》,就拉那姑娘一起搭戏。

剧本里有一个……扫墓的戏……还有叶修的碎碎念。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发刀子的,只是当初一时兴起,然后,就有了这个剧本。

我念了叶修的台词,那姑娘竟然说我的语气不合适!

呵呵呵,那你自己上啊。

然后她就真的念了。

拜托了,小姐姐,声音大点可以吗?

我坐在你旁边都听不清,更别提表演时坐在两边的观了。

等到另一个节目排练完,我就马上冲过去,准备和XHY练一下台词。

然后我发现,这姑娘虽然长得好,表演能力也强,但是台词功底真的是……

看来以后要多在她身上下工夫了。

关于我们班的派对打算演出全职同人这件事的碎碎念②

可以不用看的,整篇文都是我的碎碎念

我端端正正地坐着,目光如炬。

准备面试的人,被我的目光紧盯着,有些不自在。

我……觉得我……很时候叶修……这个角色。

被我盯了半天的人,终于克服了内心的紧张感,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要面试的角色。

我笑了笑,随手招来助理,让她拿来个镜子。

我把镜子正对着那人,带有一丝嘲讽的意味。

你觉得你像他吗?

我知道他内心的紧张,他一定对叶修充满了崇高的敬意,对荣耀有着满腔的热爱,但我要找的,可不是真爱粉,而是,“叶修”。

我要找的,是最像叶修的人。

那人的语气十分诚恳。

请相信我,我可以胜任这个角色。

我勾了勾嘴角,笑了。

那好吧,这份剧本,你就先看看,半小时后,我来验收成果。


有些人真的是……

我看着面前人生涩的演技,忍不住咧嘴笑了。

可以不用继续了。

你不像他,你,永远是你。

在送走了这位新人后,我揉着太阳穴,闭着眼问道。

第几个了。

助理答道。

这是第四个。

我回头望望已经排到走廊的队伍,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你以为这是我的真实情况吗?

不,我的真实情况可要比这个惨多了。



诶诶诶,WX别走啊!

我觉得你特别像叶修的啊!

要不,考虑一下呗!

那人婉言谢绝了。

不了,我没时间背台词。

在目送这位“大神”走后,我内心暗暗嚷道。

怎么回事,这都第六个人了!

为什么还是没进展啊!

对一定是有人泄露了我上次把叶修扮演者训哭了的事情!

一定是这样的!


不过说到这件事情,我就很无奈了。

我一没有王杰希的大小眼,二没有黄少天的嘴炮,三没有韩文清的钱包脸,为什么会训哭人呢?

我不过就是语速快了一点,语气犀利了一点,一时间被叶神附体,嘲讽力全开,而已嘛。

我不过是已经训哭三个叶修扮演者而已嘛。

他们为什么都对我有了敬畏之心呢?

这很让人匪夷所思,不是吗?

关于我们班的派对打算演出全职同人这件事的碎碎念①

大家可以不用点进来的,这篇文全程都是我的吐槽。

今天上音乐课,刚坐好,就有人喊“老师,你还欠我们一次圣诞节的派对呢!”
我真的是很无奈了,然后,就静静地坐着,等着老师反驳那个人。
但是老师不但不反驳他,竟然还开始和我们讨论要怎么举办派对。
这个世界变了,老师也变得不正经了。
老师叫音乐课代表报了去年上报的节目。
然后,她发现,全是唱歌演奏乐器类的节目,就让我们试着出小品。
呵呵呵,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句“班长写作文不错!”
当时我真的想冲上去那个家伙一顿,可是,音乐老师先向我走来了。
她对我说“那行,剧本就由你负责了。”
我当时真的是近乎崩溃的!
不,老师,我不会写剧本。
我只会写同人文,还是写得超级烂的那种!
但是老师没听我解释就走了。
我更加郁闷了。
老师要求交稿的时间很近,我没办法,只好把我以前写的一篇还没有发出来的全职同人文拿出来了。
(先听我说完。叶修我是爱你的!喻队我是爱你的!沐橙我是爱你的!黄少我是爱你的!楷皇我是爱你的!羊习习我是爱你的!以下省略剩下所有职业选手的名字。所以,请原谅我犯下的滔天大罪!)
那篇同人文当然是没有CP的啦!
如果有CP的话,当然不会通过了!
而且要是两个主演排练时假戏真做,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回到教室后,一群人冲上来想看那篇同人文。
我也拿出来了。
然后就是一片“哇”的声音。
嗯,因为字数很多。
我写的字很小的,然后又写了五页纸,就会让人觉得我写的字很多了。
然后,一堆人说“我要演这个,我要演那个!”。
我当时内心很崩溃,角色不是你想演就能演的好吗!
我大概把每个角色说了一遍以后,事情就变了,变得更加疯狂了!(以下有众多吐槽!慎看!)

其实,在我拿出那篇同人文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准备,演员选角一定很烂,非常烂,烂到无以复加的那种烂。

可是,演员选的比我想象的还要烂上上百倍!

先说叶修。
叶修啊,一个耀眼而又温暖的人啊。
他是个很好很好很好的人啊。
谁演他演砸了我就跟谁急!
所以选角这件事我是慎之又慎。
所以我现在都没有合适的人选。

再说说喻队吧。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
我很认真地把喻队的大部分优点都说出来了。(因为喻队的优点太多了十分钟根本说不完的好吗!)
然后说了他的几个比较明显的缺点。(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然后那群人立刻喊到“LW!LW!说的就是LW!”(LW是那个人的名字缩写,后面出现的字母都是名字缩写)
我真的想要上去扇他们一巴掌,然后说一句“你清醒一点啊!不要因为一个手速慢就随便选角啊!”
然后一个人就特别无辜的说“可你说的高智商高情商,性格脾气都很好,很成熟懂事,说得不就是LW吗?”
好好好,我错了,我应该加一句,喻队超级帅的!个子很高的!(这句有点……其实喻队178公分)
当然,在我严肃地反驳了那群人之后,LW的表情很……
其实,我也不是说LW矮,只是,一米五的个子真的是……
此处应插入“个子虽然很矮,但是头脑还是一样地灵活”(柯南乱入)
但是柯南在二十年前还是有一米七多的吧,LW……
他还没出生呢。
我对大众投票已经不抱希望了,转而去自己找人。
我觉得我们班的LH饰演喻队还算看得过去吧。
至少,颜值还……看得过去……吧?
演技先暂且不提,至少他答应了,喻队选好了。

关于沐橙。
沐橙的选角是我最最最生气的了。
这一次,我把沐橙所有的优缺点一个不落地说出来了。
可是,看看他们给我推荐的人吧!
是GJW!
沐橙的穿着打扮都很时尚。
GJW的话,我暂且还算认可……吧?
可是相貌,这一点超级不像的!
沐橙的下巴不会尖到能戳死人的程度。
沐橙的身材不会是那种瘦得像根筷子那样!
沐橙不会在累的时候,嗲嗲地喊一句“诶呀,我快累死了,谁来帮帮我呀。”
沐橙是一个很好很好很好的女孩子!
她和外面那些妖艳的女人不一样!
所以沐橙的角色扮演者还没选好。

因为课间时间很短,所以,剩下的角色还没选好。

我的脑子隐隐作痛,感觉明天会更加气人。




翻出了好久好久以前的画。
当初真的是一本正经地摸鱼。
不要跟我提什么人体比例之类的,我是听不懂的。
如果我会画画的话,我为什么要来写文呢?
现在看来,呵呵呵,都是黑历史。
另外,看了这个,我突然想起了上次写的那篇瑞樱文里总裁的设计图。
好了,看来以后要用这个梗好好写一篇文了。
偷偷告诉你哦,我以前有一个当画手的梦想。

大小姐的生贺选梗

5.20是大小姐的生日。
因为今年是第一次为大小姐写生贺,也是第一次写生贺,怕热度太低,所以先给大家选梗。(每个题目都是由一首歌作为主题的。)
①【瑞樱‖大小姐生贺】棠梨煎雪
②【瑞樱‖大小姐生贺】起风了
③【瑞樱‖大小姐生贺】写给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的歌
④【瑞樱‖大小姐生贺】小城谣
⑤【瑞樱‖大小姐生贺】给你宇宙

①是古风paro甜文
②是回忆文甜文
③是从头到尾都是甜
④古风甜文
⑤浪漫唯美系甜文

这些歌可以去听听,可以帮助大家选择。

选梗的截止日期是5.1晚八时整。

四叶草母亲和全职厨父女的日常(1)


母亲坐在桌子的一头看TFBOYS的演唱会视频,
女儿坐在桌子的另一头看《全职高手》,看累了,就改成听的。
母亲突然凑过来,说“你能不能把声音调小一点。”
女儿很无语,明明是母亲手机的音量更大吧。而且视频里的粉丝的尖叫简直可以让人的耳朵聋掉了。
女儿很想怼回去,但看在对方是母亲,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女儿拿起手机,走回卧室,以防万一还带上了耳机。
一路上,她在心底反复告诫自己“她是我妈我不能怼她,她是我妈我不能怼她。”
自那以后,女儿养成了看或者听东西时,要带上耳机回到卧室的习惯。
因为她的家人永远无法猜到她看的是什么。


母亲的手机铃响了,女儿刚想叫母亲,就听到了母亲单曲循环N遍的歌。
“1   2   3   AMIGO ”
“4   5   6   加油加油”
呵呵,是《加油!AMIGO》呀。
女儿的脸瞬间黑了,把手机声音调大,双手环胸,静静等候母亲的到来。

第二天,母亲问女儿,“你是不是调了我的手机铃声?”
女儿笑眯眯地回答“是呀,《如我西沉》好听吗?”


“你们是不是考试了?”母亲关切的问女儿。
“嗯。考了。”女儿淡淡地答道。
“考了第几名啊?”
“全班第二。”
“我觉得你应该像易烊千玺学习,你看看人家考得多好啊!你再看看你,一个班长,全班第一都拿不到。”
女儿表示心累啊!那位全班第一可是全年级第一啊!
这座大山根本撬不动的好吗!
女儿心想,如果喻队在的话,一定会安慰她的!
不,喻队有少天。
王杰希有方士谦。
韩文清有张新杰。
周泽楷有江波涛。
孙哲平有张佳乐。
吴羽策有李轩。
乔一帆有高英杰。
卢瀚文有刘小别。
于是她决定效仿叶修,他有荣耀女神,她就找暖女儿。
可她发现,女儿真的是拜金。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爱了!”
女儿仰天长叹。

【瑞樱】大家的空间里有什么?

设定:我是苹果联邦服装集团新上任的总裁,海樱大小姐的助理。

我一时兴起,想要去墨丘利财团的总裁,瑞德的空间里看一看。

不久前,我就添加了总裁为好友,查看空间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但是我看到那个跳出来的长方形栏框,就停下了手。

请输入四个数字的密码。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一招,真的是猝不及防啊。

我抓了抓脑袋,想了好久,最后,输入了一串大小姐极为熟悉的数字。

嗯,对,就是总裁的生日。

可是,在跳出来的那个红色方框后,我就无语了。

它清清楚楚地告诉我,总裁的生日并不是他的空间的密码。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输入了三个数字。

想了想,又在第一个数字前添上了一个“0”。

空间锁被打开了。

我无语凝噎。

我回想起了我刚才输入的数字,“0520”,大小姐的生日。

真的是猝不及防啊……

就这么被狗粮糊了一脸吗?

我看看那个几十万的浏览量,在心底默默想道,其实还是有很多人和我一起吃了狗粮的,我并不是孤身一人。

这么想想,我心里的郁结散了一些,继续看了下去。


瑞德:
服装拍卖会的筹备工作进行得很顺利。
[图片][图片][图片]


看到的第一条说说并没有发什么狗粮,我挺欣慰的。

但是,我转念一想,不对啊,拍卖会的场地怎么会布置得和舞会一样啊?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大秘密。

也许接着看下去,信息量会更大吧,我想。

于是乎,我就继续看下去了。


瑞德:
她已经同意来参加服装拍卖会了。



我看到这里,就更加一头雾水了。

“她”是啊?


瑞德:
苦了她了,生日还要工作。


嗯?嗯?嗯?

“她”是谁?

为什么“她”生日还要工作?


瑞德:
她很像桂圆。
[图片][图片][图片]


这次的图片只是一张设计图的局部,不过可以看出来,设计者有意把服装设计成桂圆的样子。

不过,我更在意的是,“她”是谁?

我突然想到,总裁曾经问过我,大小姐喜欢什么水果。

那时,我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根本不了解大小姐的喜好,只是随便答了个水果的名称,只是因为我觉得大小姐很像桂圆。

我后来也没有太关注这件事,就忘了我的答案。

现在想想,我答的水果名称好像就是“桂圆”。

那么这位“她”,应该就是大小姐了吧。


瑞德:
审批已经下来了,2018年的春季服装拍卖会于5月20号20:00正式举行。届时,还请各位凭邀请函有序入场。


等等,大小姐好像和我说过,她要参加拍卖会,那么,这样的话,也算是工作喽?

看到这里,我就不想看下去了。

那个“她”的身份已经被猜出来了,再看下去也没有意思了。

而且,看人撒狗粮又有什么意思嘛。

我干笑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退出了总裁的空间,转而去了服装拍卖会经理的空间。


经理:
本次拍卖会于5月20号20:00整,于墨丘利财团的宴会厅举行。拍卖会正式开始之前,是舞会环节,所以,请参加拍卖会的各位都要带上自己的舞伴。本次拍卖会的重头戏是墨丘利财团的首席总裁瑞德先生所设计的情侣晚宴服。这套情侣晚宴服是瑞德先生为一个在业界知名的女士所设计的生日礼物。在最后,瑞德先生将会和那位神秘的女士一起展示情侣晚宴服。


我看到这里,笑出了声音。

业界知名的女士,生日礼物,这不就是在暗示,不,摆明了就是再说大小姐啊。还什么神秘女士,真是笑死我了。

不过笑归笑,我对这位神秘女士还是抱有一丝好奇的,尽管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我看累了,就揉揉眼睛,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我不经意间看了日历,5月20号。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看了一下手表,20:30。

开场舞应该已经结束了吧。

突然有点想要看看大小姐的舞姿呢。

可是大小姐不让我陪她去拍卖会诶。

我心里泛起一阵失落感,想了想,还是点开了手机。

也许,会有视频可以看。


索菲亚:
她的舞姿很美。
[视频]


我点开视频一看,突然意识到了,大小姐不让我陪她去参加拍卖会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不用吃那么多的狗粮。

嗯,对,没错,开场舞就是大小姐和总裁跳的。

大小姐的个子不高,穿着高跟鞋也只是刚及总裁的肩膀。

她被总裁搂在怀里,羞红了面容。

真可爱啊,很少见到大小姐害羞的样子呢。


希贝尔:
她是个很优秀的模特儿。
[图片][图片][图片]


照片里的大小姐格外地……引人注目?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因为大小姐的身高实在是……

一米六的身高在一群身高一米七以上的模特儿里面实在是,有点太……扎眼了。

而且,这次的拍卖服饰中,只有大小姐和总裁穿着情侣晚宴服,其他人都是普通的服饰。

这么看来,大小姐和总裁还是很般配的。

也许还会有人来写一篇文章呢,我在心底暗暗想到,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细节体现到了。

果不其然,我还真找到了一篇文章。


xxx:

海樱刚走进宴会厅的时候,就感觉气氛不对劲了。

大厅里的名门望族的目光都在她身上,好像她犯了什么天大的错。

就在她感到不自在,想要默默离开时,瑞德正大步向她走来。

“拍卖会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一起完成开场舞吧。”

瑞德对她绅士地行了个屈膝礼,伸出手,等着海樱回握主他的手。

海樱迟疑了一会儿,但是,最终,她那白净的手还是搭上了瑞德的手。

宴会厅里,黑胶唱片机里正在播放着的,是缓慢沉寂的华尔兹。

它与海樱现在的心情完全相反。

它优雅抒情,而海樱现在的心情确实羞涩不安的。

瑞德表面很平静,内心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人明明都已经在社会上打拼了许多年了,但在感情方面竟然还像个初出茅庐的新人一般稚嫩青涩。

一曲终了,两人互相行了个礼,便仓皇而逃。

舞池里身穿华美礼服的男人女人们在尽情地舞蹈。

他们曼妙的舞姿就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海樱坐在桌边,只是看着他们,饮尽了高脚杯里的果酒。

而她殊不知,她在看风景,她认为在看风景的人,却在看她。

瑞德在角落里,默默地注视着她。

只要看着她就好了,瑞德想。

他从不奢求太多。

瑞德叹了口气,唤来工作人员,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工作人员点点头,取出瑞德准备已久的晚宴服。

他把海樱请到更衣室,让她换上晚宴服。

海樱出来时惊艳了全场。

大小姐几乎不穿莉莉丝风格的晚宴服的,可这一次,她却大大方方地穿上了。

她的勃颈处戴上了一条华美的枯叶形状的项链。

纯白色灯笼袖把海樱白净的手臂露出来,显得更加可人。

晚宴服的腰间别上了一串浅棕色的小珠子。

裙摆只及大小姐的膝盖,显得更加活泼可爱。

这个设计也使得海樱在一众的长裙贵妇间脱颖而出。

她是拍卖会的女王!

海樱在后台等着,最后一个才出场。

她本以为只是展出晚宴服而已,可是,她错了。

在她看到瑞德穿着和她同一套的晚宴服时,她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好不容易走完了一圈,竟然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她!

主持人举着麦克风激动地说:“这是本次拍卖会最珍贵的晚宴服。”

海樱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我觉得它挺好看的,它的售价是多少万星梦币?”

瑞德勾了勾嘴角,把海樱揽入怀里“很贵很贵,要心,要用你的心来换。”


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手机的特别关注的提示音把我吵醒了。

我一看,是总裁。


瑞德:
这次拍卖会,最珍贵的晚宴服已经以最高价出售了。
[图片]


那是两只手牵到一起的照片。

西装袖口的肯定是总裁,而手腕光洁的就一定是大小姐了。

我撇了撇嘴,嘟囔着“大晚上的还撒狗粮。”

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按下了那个红色按键,“取消特别关注”。

以后,还是少吃点狗粮为好。

【全职男神X你】运动会上的二三小事

内含叶‖喻‖张‖周‖孙
这里的每个男神都很撩哦!除了羊习习!
设定:荣耀中学

Ver.叶修
你经过路口时,刻意用手遮挡了右眼。
叶修看你,问了句“你眼睛怎么了,为什么要遮着?”
你摆摆手,慌忙解释道“没什么,没什么。”
可因为摆手,你右眼上的擦伤立刻显露出来。
两道鲜红色的划痕,颜色艳得吓人。
叶修立刻拽着你,一路小跑到了医务室。
“女孩子脸上留疤了可怎么办?”
你小声嘟囔着“也不是很严重啦。”
“可还是得去看看的。”
我仔细端详着你右眼上的擦伤,为你绑上一块纱布。
“冷敷一下就好了。”
你摸了摸眼睛上绑的纱布,轻叹一声“看起来像个瞎子一样。”
叶修看你,笑了“那你这个小瞎子怎么就闯进了我心里?”

Ver.喻文州
你十分害羞地递给我一张纸“那个,先读这份通讯稿吧。”
我匆匆浏览了一遍,嘴角不经意间上扬,无奈地笑笑“这个的话,还是你念更好吧。”
“诶!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我站起来,把身边的座位拉开。
你开始念起来
“致喻文州学长   
你一定要加油啊!
我相信,这次的比赛,你一定可以拿一个很好的名次!不过,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那样是会容易发挥失常的。
……
最后,我想说,祝福你,你一定会有一个好名次的!
xxx”
比赛结束后,我到操场上溜达了一圈。回来后,看见你的笔下压着一张纸。
我很明白,这份通讯稿是谁写的,他是不可能过来读的。但我还是忍不住看向被女生们团团包围的他。
我叹了口气,念起来
“致xxx
你的通讯稿,我已经听到了。
写得很用心,读得也很认真。
我也尽力了,所以,这个第一,是为你而拿的。
喻文州”
我回过头,看看惊慌失措的你,笑了。

Ver.张佳乐
“啊,我累死了,最后一张奖状就交给你写吧。”
我伸了个懒腰,盖上笔帽,把那张未被标记姓名的奖状推给你,“正好是张佳乐的那张。”
你在奖状上写上长长的一横,边写边嘟囔着“我觉得乐乐才是第一。”
我看看你身后站立的人,轻咳一声“咳咳,注意一下啊,当事人还在你身后呢。”
你却并没有想要修改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又拿起笔。
一直站在你身后的张佳乐却先我一步,握住你的手,在那一横下添上更长的一横。
“不要为我难过了,我都没那么伤心。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就是第一,这就够了。”

Ver.周泽楷
“今天的东出口怎么这么冷清啊?”
你歪着头看我。
“因为你家周泽楷在西出口当路检啊。”
我指着不远处的那个大型遮阳伞“你看,他就在那里,被一群迷妹包围着呢。”
你听闻,立刻拽着我走到西出口。
正好,碰到了一个妹子给周泽楷送水。
“xxx我突然觉得有点渴了。”
你瞪着那个妹子,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
你走过去,拿走妹子的水,立刻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
“对不起啊,真    是   太   渴   了!”
最后那半句话,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怒意。
周泽楷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粉红色的保温杯递给你“温的,给你准备的。”
“嗯?怎么了?”周泽楷不解地问道。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你,你的脸已经红得和成熟的番茄一样了。

Ver.孙翔
“他的脚扭伤了,现在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参加体育运动,过几周就会好了。”我一边为一个伤员包扎伤口,一边漫不经心地随口提了一句。
“呼,幸好伤的不是很严重。”你拿起水杯猛灌了一口,又擦擦嘴角“比赛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拜托别人替你参赛了。”
“我……还是不放心。”
他起身,准备离开。
你气不过,将他按在床上。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比赛啊!”
“因为你很在乎荣耀啊。”
你大概是没想到他的答案会是这样的,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傻瓜,你就是我的荣耀啊。”
我听到这里 ,停下手,欣慰地笑了“这两个呆瓜,终于开窍了。”

快告诉我,我是不是全场最佳助攻!
其实一开始想写韩队的。写他因为钱包脸,管理的出口十分冷清。
然后还想写黄少天的。
之后的一些人大概会出现的第二篇吧。
(如果有第二篇的话)
如果这篇热度高的话,会考虑写第二篇。
喻队那篇写得我少女心爆棚!

四月了,该给微草添个妹子了

刘寄农草,苦能降下,辛温通行,血得热则行,故能主破血下胀。昔人谓为金疮要药,又治产后余疾,下血止痛者,正以其行血寻迅速故也。
对这个妹子的设定是,温和知性,阿姨缘好(?)
荣耀里的角色是……我还没想好。
主角是谁,也还没定。
只是我更加想要为微草众人添个母后(?)

【瑞樱】大雁归

推荐BGM:大雁归
是刀子!是刀子!是刀子!
下次就写小甜饼!
私设:血脉诅咒已经被打破。奇迹大陆被分为光明羽翼和黑暗秩序两个部分。

苹果联邦办公大厦里,银发少女正坐在总裁办公室的转移上,沉思着。

她反复按压着太阳穴,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可内心却如潮水般翻涌不息。

“可恶啊,明天就要和奥杰卡进行搭配PK了,可现在,我还是没有一点头绪。温婉的大家闺秀。难道一定要用他设计的衣服吗?”

她弯下腰,从办公桌下的木箱里取出一件晚礼服。

那真是件低调优雅,可以完全和海樱的气质相匹配的晚礼服。衣领和袖口上纯白的花边褶皱为它添上了一丝俏皮可爱,袖子的制作原料是云端失传已久的烟云锦,腰间点缀着一朵鲜红的玫瑰,裙摆上缝了一层浅灰色的羽毛。

她望着这件近乎完美的礼服,思绪也飘回了那个青涩的年纪。

夕阳下,女孩坐在教室里,反复在纸上修改设计稿。

阳光为她的银发染上一层浅浅的光晕,使得她紧抿的嘴唇,烦躁的神色也温柔了几分。

一个少年不忍心打扰这样美好的画面,怔怔地看着。

女孩放下笔,抬头,看到了在门口站立了许久的少年。

她忍下内心的烦躁,尽量用温和的口气说:“学长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听你的导师说,你在修改设计图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困难,就来看看你。”

“我是遇到了瓶颈期,但还不至于非要学长帮助我。”

“你就别强撑了。中午的时候,我就看见你在这里修改设计图了。”

少年走到女孩身边,弯下腰,认真地注视着那张设计图。轻薄的纱织长袖,长长的裙摆长及地面 ,虽然低调优雅,但是太简单了,只有形而没有神。

他拿起桌上的笔,在设计图上又添加了一些物件。

他在衣领和袖口添上了纯白的花边褶皱,在裙摆上画上一层羽毛,想了想,又把羽毛涂上了浅灰色。他看着简单的腰饰,又添上了一朵鲜艳的红玫瑰。

真厉害。这是海樱的脑中第一个跳出的念头。

“真抱歉,擅自把你的天鹅改成了大雁。”
少年对她抱有歉意地笑笑。

“没关系。”
女孩的语气里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怒气,反倒有了几分敬意。

真厉害啊。

“咚咚咚”,有人在门上敲了三下。

海樱这才从曾经的回忆里艰难地抽离,她回了句“门没锁,进来吧。”

门被人打开了。

海樱原本带着浅浅笑意的面容一下子变得严肃忧虑。

“你怎么来了。”

“把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送给你。”
瑞德从手提包里取出一管银白色的试剂。

“这是什么?”
大小姐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类药物,直接发出了疑问,“这是什么药剂吗?”

“这是灰鸦研究出来的可以打破血脉诅咒的药剂。现在,他的售价极其高昂。但是尼格霍德为提尔联军的每一个士兵都购买了这种药剂。现在,提尔联军的所有人不会再受到血脉诅咒的反噬。尼格霍德这次是下了血本的。”

“那我就一定会让他血本无归。”
海樱轻笑一声,表示自己的信心。

瑞德将手中的那管药剂递给她,柔声劝慰道“无论如何,还是先喝了它吧。破除诅咒之后,也可以进行防卫了。”

海樱的目光紧盯着那管药剂,却迟迟不愿接过来。

瑞德问道“嗯?是怕药太苦了吗?”

海樱抬起头,语气里带有一丝悲哀“你现在是尼格霍德的同盟,我和你是敌人,要是你在药剂里添了什么东西,也是于情于理的。”

瑞德忽然意识到局面的尴尬,便解释到“我不是那种人,我是不会害你的,请你相信我。”

海樱半信半疑地接过药剂,一饮而尽。

她喝完之后,也只是皱了皱眉头。

真坚强啊。瑞德想。

他明白喝了那管药剂后的心情,那种被像烈火焚烧,像被野兽撕咬的痛苦。

她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可真坚强。
他在心底默默赞叹道。

不过,他内心更多的,则是心疼。

“虽然我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是作为敌人,我们还是尽可能减少接触比较好吧。”

海樱尽可能委婉地表达了她的想法。

“好,那我先走了。”

在瑞德走出总裁办公室的下一刻,海樱便坚持不住,倒在了办公桌上。

“可恶啊,胸口像被火烧一样,好疼。这就是破除诅咒的代价吗?”

第二天,海樱准时到了北地王国提尔联军的驻守基地。

她穿着“灰雁”款款走进帐篷里。

所有的军官士兵都为她的美丽迷人而赞叹不已。

他们的目光,让瑞德有些不自在。

毫无压力,这次的搭配PK是海樱获胜。

尼格霍德的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也只是一秒钟,这个微笑就消失了。

瑞德心里隐隐约约有些不安。

在不远处的山丘上,灰影正趴在地上,漆黑的枪口对准海樱的心脏。

枪声响起,瑞德以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速度将海樱护在怀里。

海樱睁开眼时,看见的却是面色苍白,毫无生气的面容 。

“你这个白痴!”

女孩放声大哭,将近些日子来的所有被压抑的情感全部爆发。

“你怎么那么傻啊!”

她搀扶着瑞德一步步走出帐篷。

“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了?”乔布朗尼赶忙上前问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备车,我要回苹果联邦。”
女孩的声音冷冰冰的,不带有一丝感情。

“好,我马上去准备。”

“我们马上就会回到故乡了。”

海樱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夕阳。

“你看,多美啊。”

“回到苹果联邦,我们每天都一起看夕阳好不好。”

“以后的每天,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的。”

“你看,外面的天空有一群大雁呢。”

“你当初为我修改的设计图是不是因为大雁啊?”

“你要等,等我们到了苹果联邦,会治好你的枪伤。”

“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海樱回过头,伸出颤抖的手到瑞德的鼻子下试探。

已经,没了呼吸。

回到苹果联邦后,海樱为瑞德办了一场简单的葬礼。

毕竟是战乱时期,婚丧嫁娶都不可太过张扬。

一天,海樱正和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

枪声响起,窗玻璃立刻被击碎。

从窗口跳进来一个银发青年。

“灰影!”
海樱很是惊讶的样子。

“我受人之托,来给你送一封信。”
他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封盖着火漆印的信。

海樱缓缓接过那封信,拆开,摊平。

致海樱: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死了吧。
我拜托灰影,在我死后两个星期内将这封信交给你。
我加入黑夜秩序是有苦衷的,但是,我不能告诉你。
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
墨丘利财团的新人总裁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你可以以收购的名义合并两个公司。
提尔联军失去墨丘利财团的资金支持后,迟早会弹尽粮绝的。
我最后也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了。

“这个白痴。”
海樱紧握着手中的信,泣不成声。

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灰影咂咂嘴,皱紧了眉头“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

说完,他便跳窗离开。

“海樱大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
海樱看着推门而入的奥兰多淡淡地笑了。

她走出门,来到墨丘利财团。

新任总裁看到海樱来了,心中自然是极其平静的。

“签了这份协议,就可以以两千万个星梦币的价格收购墨丘利财团了。”

总裁递给她一个文件夹。

她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五个月后,提尔联军战败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奇迹大陆。

“呐,真好。我们胜利了。”

“可是,你已经不在了。”

海樱又重新穿上了“灰雁”。

她穿戴整齐,在耳边别了一朵鲜艳的红玫瑰。

她拿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心口。

枪响,她也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最后的笑容显得安详而恬静。